易博平台

                                                            易博平台

                                                            来源:易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4 02:20:06

                                                            在1月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三大主要航司的员工要求公司停飞中美航线以确保员工们的身体健康。而在当时中美航线的客流量急剧降低,从经济角度考虑继续维持中美航线并不符合航司的利益。而且由于美国航司的机组人员平均年龄较高,属于新冠病毒高危人群,美国三大航司由于员工原因选择停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旦从现在开始没有出现大的感染或者死亡,疫情基本上能控制住,经济也从谷底慢慢回升,这对他的选情肯定是有利的。”袁征分析说,“只要能复工,能有产出,经济数据就会好看一些,那特朗普就又可以吹嘘了。”

                                                            从5月下旬达美航空及美联航开始销售的中美航班机票及此前外媒报道的航线申请来看,其预期是执行“五个三”(指三倍于“五个一”的航班量)航班。当然在其网站上销售的6月飞往中国的机票,在民航局没有批准的情况下只是镜花水月。而美国政府以包机飞行及航线审核等手段威胁中国政府开放美国航司航线时,这事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航线问题了,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我们都知道,越是威胁越是不可能向威胁屈服,进而让美国航司复航中国。这道理谁都懂,也包括美国政府。

                                                            彭博社关于美国威胁停飞中国航司的报道。比较意外的是,彭博社“贯彻”一中原则,配图使用的是台湾地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的飞机

                                                            但是库珀对此表示担心,并建议缩小大会的规模。库珀向特朗普表明,鉴于北卡州目前的疫情形势,不大可能满足特朗普提出的要求。

                                                            “库珀州长还处在避难模式中,不允许按照最初的期望和承诺让我们使用体育场。”特朗普在其中一条推文中写道,“我们现在被迫寻找另外的州来举办2020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

                                                            “特朗普是一个极端个人主义者,从来都是把自己的政治利益放在其他的利益之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今年对特朗普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样想尽办法连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至于人们是否感染,对他来说不重要。”

                                                            而从2月初到现在,中美航线只有中国航司在执飞,美国航司想要执飞中国却不批准,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其渲染为一种中国所制造的“不平等”——凭啥你中国能飞我美国,我美国不能飞中国?刻意制造冲突使得中国越发无法批准美国航司复飞,由此可以营造出一种中国“霸凌”美国的印象,从而转移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矛盾。

                                                            在4月时美国三大航司就表达出了想要恢复航线的欲望,然而四月时美国那失控的疫情使得复航成为了天方夜谭。而到了5月美国准备全面“复产复工”之际,三大航司的复航意愿越发强烈了。虽然就算恢复航线也飞不了多少航班,飞往中国机票的价格再贵那也是运量有限不见得有多少营收,但总比飞机趴窝、员工无所事事要好。而且若能复飞中美航线,对于美国航司来说可是一个资本市场上的重大利好消息。